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带连线的
  • 網站首頁
  • 國內
  • 國際
  • 產業
  • 宏觀
  • 公司
  • 體育
  • 評論
  • 人物
  • 投資理財
  • 董寶珍:和銀監會朋友交流銀行和中國股市

    發布時間: 2019-11-04 11:17首頁:m5彩票 > 評論 > 閱讀()

    我在過去的幾個月連續寫了《銀行是白酒之后新的安全邊際群落》,文章發表后我的朋友對文中的一些思想比較認同,認為我寫出了前瞻性。我實事求是老老實實告訴朋友:“我是在2016年8月才搞清楚什么是m1什么是m2的!對宏觀非常不了解的,雖然我正在瘋狂的補習相應知識。”朋友說:“那好辦!我幫你聯系一下我的同學,我的同學在中國銀監會工作,他可以給你提供一個獲取知識和信息的最便利、最權威的渠道。”2016年11月25日,朋友邀請我和他就職于中國銀監會的朋友一起去聚餐聊天,共同討論中國銀行業的未來。我們在6點半見面,寒暄落座后,直入主題,展開了關于中國銀行業和中國股市的交流和討論。銀監會朋友非常坦誠、直率、善于思考、學識淵博,使得這次討論有相當多的內容需要記錄下來,以下是我所做的記錄。  銀監會朋友:“分析任何問題都要考察背景和歷史脈絡,我們研究銀行不能把眼睛緊盯在具體問題上。中國銀行業是中國的銀行,受到中國國情、政情的約束和影響。在研究中國銀行的過程中,要有一大半的精力關注中國的國情,以及中國的銀行體系在中國經濟、中國政治制度中的特殊作用。如果只盯著銀行,盯著銀行的報表,盯著銀行的具體經營就永遠理解不了中國銀行。”  董寶珍:“是啊!幾年前,外國研究者認為中國地方政府在銀行的負債額高達9萬億,將有可能拖垮銀行,地方政府融資平臺的壞賬是中國銀行業長期被看空的最重要的原因。但是這個問題到今天也從未表現任何風險征兆,今天研究者也沒有人討論這個問題了。”  銀監會朋友:“這是因為研究者在作出判斷時沒有看到國情,他們只是看到了地方政府有9萬億的融資負債,相比地方政府的財政收入負債太高。可是他們根本就不知道中國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的關系是一種一體化的關系,很類似于分公司和總公司的關系,分公司所欠的任何債務最終總公司是有責任的。在研究中國地方政府的還債能力的時候,不能只看地方政府的財政收入,要把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視為是同一個整體。西方的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的關系是母公司和子公司的關系。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是兩個獨立的法人,如果地方政府還不起債,地方政府宣布破產,作為母公司的中央政府沒有任何責任,母公司的中央政府沒有任何義務為子公司的債務承擔責任。這就是研究者在幾年前誤判的根本原因,他們根本沒有研究中國的國情,沒有研究中國中央地方政府的相互關系,就認為地方政府借了錢,地方財政收入很有限,所以地方政府就一定會拖死銀行。這個認知在美國或者在其他西方國家都是對的,因為他們的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的關系基本上是兩個獨立的主體,互不隸屬,互不承擔責任。他們認為中國也是這樣。銀行當然是一個企業,但是銀行是特殊的企業,銀行這個特殊的企業與國家的政治有密切的聯系。”  我為者振聾發聵的觀點所吸引!這讓我想起了自己在茅臺研究過程中,所感受到的所謂行業專家們,他們研究問題上表現出的線性僵化思維現象,他們把腸子理解為一個直通道,吃進去的東西不經過任何變化直接排出來了,事實上腸子是蜿蜒曲折的,在腸子里的食物發生了復雜的化學變化,腸子從輸入到輸出有極其復雜的變化,不是那么簡單機械的線性過程。為此我說道。董寶珍:“抽象到普遍的一般原理,作為一個研究者、作為一個投資者,在研究任何具體問題的時候確實需要把主要精力放在所研究問題的背景上,理解不了背景就理解不了背景下展現出來的具體事情。我們看到的具體事情,大部分情況下是冰山的一角,顯露在海平面的冰山的一角因為容易被我們看到,我們常常誤以為這一角是冰山的全部!研究冰山主要不是研究你看見的那一部分,而是研究看不見的那一部分,在銀行的財務報表中是看不見中國社會的經濟政治結構和國情,你需要自己補充上這些東西。”  銀監會朋友:“你說的非常對!一個事情展現出來的現象絕不是孤立的,它是在一個確定的長期脈絡下的延續,它有深刻背景的,還受到長期存在的基本脈絡的影響。我看過你關于茅臺和中國白酒的研究,你的那些研究完全不停留在現象層面,而是尋找一種深層次的邏輯和基礎發展脈絡,你用深層邏輯和基礎脈絡進行了預判,事實證明這種思維方式是非常正確的。我知道你喜歡研究問題,且正在研究銀行,你一定要記住研究銀行的過程中絕對不能把經濟問題和政治問題割裂,絕對不能把背景和表象割裂,這是特別要提醒你的。”  董寶珍:“我被這振聾發聵的觀點所吸引!這讓我想起了自己在茅臺研究過程中,所感受到的專家們研究問題上,表現出的線性僵化思維現象,他們認為反腐導致三公需求消失,所以再也沒有新的需求產生了,茅臺沒有市場了要完蛋了!他們沒有變化的觀念,沒有辯證發展的觀念,只有就事論事,只有表面看問題。他們把腸子理解為一個直通道,吃進去的東西不經過任何變化直接排出來了,事實上腸子是蜿蜒曲折的,在腸子里的食物發生了復雜的化學變化,腸子從輸入到輸出有極其復雜的變化,不是那么簡單機械的線性過程。”  室內熱氣騰騰的飯菜已經讓位于更熱氣騰騰的交流和討論。佳肴美酒和推心置腹的交流拉近了我們的距離,讓彼此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受!  銀監會朋友:銀行的壞賬率是動態變化的,從客觀上看中國銀行業目前的壞賬率確實挺高,但是我們千萬不能機械地看待這個問題,因為銀行壞賬規模很大,所以認為中國銀行業遇到了永遠克服不了的問題,從此就被這個問題卡在這里不能前進了,不是這樣的!銀行的壞賬率是一個動態的過程,這種動態性與經濟環境緊密關聯,于社會大眾、經濟界的心理和預期有密切關系,甚至與股市的漲跌有密切關系。假如,在銀行不良貸款高企的情況下,人們預期社會經濟的各個環節持續惡化,這個時候壞賬率會更快的速度惡化,假如在壞賬率已經大規模出現之后,社會經濟被有效的扭轉到適當的復蘇,尤其是社會經濟層面的心理和預期發生積極變化,那么壞賬率就會減少,因為壞賬率計算公式的分子上是壞賬規模,分母上是貸款額,在經濟復蘇人們有信心的時候,經濟活動就會強化和增加,這個時候分母就會擴大,從而導致分子即便不減少壞賬率也會下來。另外,當經濟復蘇人們信心恢復的時候,經濟活動活躍,過去很多的壞賬能夠變成非壞賬。  董寶珍:壞賬是一個動態的過程與經濟和心理預期密切關聯的,讓我想起我們在研究有關問題時體會到的,社會經濟和資本市場不是完全客觀的。我們認為經濟活動是一個完全的客觀的過程,實際上經濟活動是人的活動,一切有人參與的活動都包含了人的心理和預期。從來沒有絕對的客觀基本面,除非經濟活動是在機器人之間展開!當經濟活動的參與者心理預期變得樂觀的時候,就會導致經濟更活躍。以資本市場為例,基本面作為資本市場的基礎,其實基本面本身也包含著人們的預期,資本市場的價格是對包含著心理和預期的基本面的二次預期,資本市場放大了預期,被放大的預期反過來會影響基本面。如果資本市場長期低迷,銀行的壞賬率會提升,當資本市場復蘇的時候,投資人的心理樂觀會影響到經濟基本面。過去幾年,中國資本市場持續低迷,中國基本面因為受資本市場的影響也活力不足。由于當前中國社會經濟正處于轉型過渡期間,因此中國社會經濟發展的重要課題之一是改變預期中,各種改變預期的手段中,讓股市上漲是一個重要的便捷的方式,經濟復蘇也需要資本市場活躍,中國股市本身低估,同時推動股市恢復合理估值水平,也是股市的內在需要,綜合因素作用下,中國資本市場可能會先基本面復蘇。資本市場的復蘇會擴大直接融資比例促進基本面復蘇,國家提出的債轉股解決高負債率問題,客觀上更需要資本市場復蘇,因此資本市場的復蘇在邏輯上是非常真實的。  銀監會朋友拿起了一支筷子,擺了一個向下傾斜的姿勢說道:  “如果經濟、股市像這個筷子一樣持續低迷的向下走,那么大家的預期都很悲觀,就沒有人在實體經濟里面投資,在資本市場也沒有人愿意買股。于是形成了惡性悲觀又悲觀的循環。說到這兒銀監會朋友再次把筷子反轉了一下,讓筷子展現出一個向上攀升的姿態說道:  如果經濟基本面和股市出現了向上的走勢之后,投資會活躍,資本市場會活躍。投資和資本市場的雙活躍帶動社會預期的樂觀化,社會預期的樂觀就會強有力拉動基本面,就會降低壞賬率。我們的政府常常強調中國經濟將走出L形的觀點,這個說法就不利于預期的樂觀L型底部盤得特別長,那么很多人就想既然底部盤整是L型的,那我就等兩年再投資,等它向上攀升的時候我在投資,所以從預期引導的角度上,強調中國經濟是L型走勢是有一點問題的。你認為中國經濟是L型走勢,人們接受到這個觀念之后就會等待最佳的拐點再來投資,從而復蘇走勢就實現不了。實際上經濟周期波動兩端,低點和高點,都不是由客觀的經濟因素決定的,那兩個端點都是預期都是人的心理和情緒,所以經濟活動永遠沒有辦法和心理和情緒脫離,我們必須干預引導預期和情緒。基本面中客觀上就包含著相當一部分心理和情緒,所以干涉的心理和情緒其實就是扭轉基本面。”  董寶珍:“李克強政府以來,中國股市就從來沒有為中國經濟貢獻過正能量,一直低迷,2015年的上漲又制造了一波風波。持續的股市下跌不利于股市,瘋牛更不利于經濟。中國需要慢牛,目前看這個慢牛已經開始。當前由于基本上經濟已經觸底,大宗商品已經開始反轉,GDP增速已經穩定,銀行壞賬率增速已經下降。因此中國經濟已經具備了股市走牛的邏輯條件,當下的中國股市就相當于09年的納斯達克和道瓊斯的位置,之后的幾年將會在中國走出類似于道瓊斯的慢牛長牛走勢。”  我們的談話讓時間過得飛快,窗外冬天的晚風吹動參天的槐樹,樹影婆娑的背后月亮已經升的很高很高了!但大家的談興不僅不減,而且交流的更加深入!不知不覺中銀行業利息差持續降低,會不會影響銀行的成長變成了交流的主題  銀監會朋友:“每年人大代表,政協代表都提出融資難融資貴,我們作為銀監會工作人員每年回答代表的提問,我多次跟代表說過一個思想,中國確實融資難融資貴利息高,但是為什么這么多年中國政府認識到這個問題,想盡一切辦法改變和改善總是改不了融資難,融資貴利息總是降不下來呢!?這個根本不是銀行的問題,而是中國全社會信譽基礎非常之差,我們中國的信用基礎就像一個沙灘,銀行是一個建筑,它的根基是非常脆弱的,全社會經過了文革,經過了一系列災難性事件,導致中國現在全社會缺少信譽,在全社會信譽差的情況下,企業貸款的利息其實是對信譽質量差的一種補償,某個企業信譽好,但因為有很多貸款者沒信譽,有信譽的企業必須替他支付高利息。貸款貴的深層原因是全社會的信譽水平低,它是一個社會問題,他是長期以來社會道德下降,互相欺騙不重視信譽的結果,銀行單方面是改變不了的!中國的改革開放是在飯都吃不上的基礎上展開的,當時鄧小平沒有條件去進行基礎建設,鄧小平的改革一開始只能顧得了吃飯,我們吃得起飯的時候,我們還發現我們的住房也不行,我們的交通方式也不行,所以幾十年下來,我們一直在解決物質層面的落后,這幾十年改革開放,我們一方面在物質層面突飛猛進,但另一方面,我們在基礎的制度信譽層面實際上變化并不大。解決這些問題需要全社會經過漫長的時間,短期不能解決!”  我和朋友靜靜地聽著!銀監會朋友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接著說:  “我們看到中國的基礎制度和信譽狀況存在問題,但是從積極的角度來看,假如我們努力解決了這些問題,就是一種新的經濟增長、社會發展動力,中國確實很多基礎的東西都沒有,這常常讓人感很悲觀。但是,同一事情站在積極的角度上就是另一番景象,過去三十年改革所取得的成就,其實是在一條腿走路情況下取得的,中國用一條腿走路就跑出了世界經濟史上的奇跡,如果我們另一條腿的潛能釋放出來兩條腿一起走路,我們所能達到的發展程度是不可想象的。我自己是積極樂觀的,我覺得所有的基礎性缺失都是可以建立的,而且一旦建立就必然釋放出巨大的力量。”  董寶珍:“在過去的改革開放幾十年,中國社會輿論出現了一種潮流,相信一種外來消息,把問題看得過于嚴重,看不到積極因素。這種社會心理習慣造成了人們對社會經濟定性和把握的錯誤,其實,中國政府作為中國社會經濟的總管,他所掌握的信息、對經濟的判斷的客觀性是非常強的,沒有人比中國政府更清楚中國的經濟狀況。過去幾年,中國政府明確強調中國經濟不會大起大落,不會出現嚴重的衰退,所有的這些觀點都得不到社會的認同和接受,實際上社會認同和接受的那些觀點其實都經不起推敲。由于,社會大眾認同來路不明的消息造成的錯誤判斷導致了很大的投資機會。2015年國際投資銀行集中火力發布研究報告認為,巴西的銀行業已經從內部爛掉了,必定發生重大危機。膜拜于國際投資銀行腳下的投資人被這一消息嚇得魂飛魄散。于是巴西的銀行股持續大幅下跌,然而進入2016年,當國際投資銀行再次看空巴西的時候,巴西銀行股拒絕下跌一個鯉魚打挺短短半年多漲了一倍。投資人要相信自己,不要相信任何人,如果確實精力時間不足,也不要相信那些離中國十萬八千里的所謂國際投資銀行,他們不懂中國,他們幼稚地認為中國的銀行跟他們在美國、歐洲所熟悉的銀行是一樣的。他們對中國銀行背后的社會經濟背景完全無知。他們拿著自己最熟悉的教科書否定一切特殊性。中國股市因為一系列的遠道來念經和尚的言論過度低估,現在一切都該結束了,估值修復已經開始,慢牛已經開始。。。。”  當我們還要討論下去時,傳來敲門聲。服務于禮貌地通知我們“現在已經10點!”所有的人都感到奇怪,怎么這么快就到10點!不得已我們把最后沒有來得及說完的話,放在離開餐館的路上。。。。。  在回來之后,我回想了與銀監會朋友整個交流過程,深切的感受到銀監會朋友貫穿始終的觀點是:“中國銀行業將會持續的蓬勃發展,根本不存在任何可以使中國銀行業停滯和遭遇重大危機的可能性。”資本市場包括社會各界所擔心的然后銀行業衰退的重大危機,在銀監會朋友的眼里根本就不存在。某些所謂的危機和挑戰根本就不值得討論,比如銀監會朋友說:“認為互聯網金融會顛覆傳統銀行,這是不可能的!互聯網金融只相當于是電腦上的應用程序,銀行相當于電腦上Windows操作系統,應用程序在功能強大也不會把電腦上的基礎操作系統給毀滅了,應用程序的運行是依賴于基礎操作軟件的。”  中國銀行業將會持續的蓬勃發展,這是銀監會朋友整個三個半小時的長談最重要的觀點!

    特別聲明: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造成任何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廣告
    廣告
    ©2019 m5彩票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带连线的
    江西快三开奖结 新浪体育围棋 现在大学生怎么在网上赚钱 大富豪棋牌手机版官网 99彩票安卓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记录 腾讯棋牌下载地址 18024足彩进球彩开奖记录 正宗武汉麻将单机版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新浪爱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