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带连线的
  • 網站首頁
  • 國內
  • 國際
  • 產業
  • 宏觀
  • 公司
  • 體育
  • 評論
  • 人物
  • 投資理財
  • 個稅改革提速 專家:提高起征點有劫貧濟富傾向

    發布時間: 2019-11-04 11:17首頁:m5彩票 > 評論 > 閱讀()

    ;緊接著,在2008年,個稅起征點進一步提高至2000元;2011年,個稅起征點提至現行的3500元,同時工資薪金所得九級超額累進稅率縮減至七級。按照這樣的稅制算下來,月薪四五千元的工薪階層基本上不用繳納個人所得稅。  從2011年到現在5年的時間,個稅起征點沒有再進行調整。盡管在此期間,每年的全國兩會上都有人大代表提議提高個稅起征點,有建議提高至5000元的,還有建議提高到8000元,甚至還有建議將個稅起征點提高到10000元的。  這是否可行呢?我們來做一個計算。假設個稅起征點由3500元提高至5000元和10000元,七級累進稅率不變,北京市民小趙稅前工資9000元,小李稅前工資19000元,他們將少繳多少稅(見上表)?  計算的結果一目了然。總體看,在提高起征點至5000元和10000元后,小趙和小李倆人,工資高的人稅負下降得越多。  分項看,如果將起征點調整為5000元,對于像小趙等普通薪酬的人群來說,減少了150元的稅負支出,對于像小李這樣高薪酬的人群來說,減少稅負375元。如果起征點調整為10000元,小李比小趙減少的稅負更多,兩者相差1169元。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公共收入研究中心主任張學誕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表示,個稅設計的初衷是調節高收入、緩解因社會收入分配不公造成的矛盾。從貧富分化的角度看,提高起征點,確實出現看似劫貧濟富的傾向,因為高收入者降稅幅度更高,獲益更大,使財富更加向中高收入人群集中。“費用扣除標準已經提升了三次,到了3500元,如果再去一味地提高費用扣除標準,恐怕不太現實。”  其實,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時任財政部部長樓繼偉已經強調簡單地提高個稅起征點并不公平,也不是個稅改革的方向,并提出未來將建立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個人所得稅制,在綜合部分稅目基礎上實行專項扣除。  這也就意味著,我國一直以來進行的“一刀切”式的上調免征額從整體上進行的減稅模式是否有助于公平,答案已經很清楚了。  “綜合與分類相結合”  是個稅改革方向  在北京工作的李新(化名)每個月的工資單上都會顯示個稅和社保費用的扣除金額,“我每月繳500多元的個稅和社保費用后,拿到手的工資不到7000元,這些錢除了每個月償還銀行5000多元的房貸,2歲多的孩子每個月還得花費1000多元;我老婆的工資不固定,家里的整體收入滿打滿算只夠日常生活,真的有點不堪重負了。如果今后出臺的個稅改革能夠考慮到住房貸款等因素,扣除的稅能夠少一點,我的家庭負擔也能夠減輕一些。”  正在推進中的個稅改革或許能夠實現李新的愿望。張學誕主任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新一輪個稅改革的方案將以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為目標,逐步建立“基本扣除+專項扣除”的稅前扣除制度,首套住宅按揭貸款利息、子女教育等或將逐漸被納入專項扣除項目。  其實,建立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個人所得稅制并非今年提出。早在2003年十六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若干問題的決定》,就已經明確提出我國個人所得稅改革的方向是“實行綜合和分類相結合的個人所得稅制”。十八屆三中全會的決定指出,要完善稅收制度,逐步建立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個人所得稅制。  盡管10多年來,我國的個人所得稅先后對費用扣除數額和稅率制度做了調整,但其課稅模式一直采用分類所得制,即以個人為納稅申報單位,納稅人僅就個人的所得申報納稅項目。稅務機關一般采取源泉控制的辦法,請支付款項單位代為扣繳個稅。  尤其是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變化,分類所得稅制也逐漸暴露出了一些問題,比如,分類制是分項考量納稅人的所得,無法綜合考量納稅人的實際納稅能力,不能體現稅收量能負擔的原則;再比如,分類制僅就個人的單項所得規定稅前扣除額,無法顧及不同納稅人的家庭負擔,不能體現稅收公平的原則等等。  因此,在個稅改革方案出臺以前,適當歸并征稅所得分類、完善規范稅前扣除兩方面將成為改革重點。張學誕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歸并征稅所得分類,是將現行11項分類所得進行適當歸并,將工資薪金所得、勞務報酬、稿酬所得等經常性勞動所得歸并確定為綜合所得;而利息、股息、紅利所得、財產租賃所得等資本性所得仍作為分類所得,可考慮仍按照現行的分類方式計征。  這就是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個稅制度。對于綜合所得,張學誕說,未來將逐步建立“基本扣除+專項扣除”的稅前扣除制度,這也是新一輪個稅改革中降低中低收入者稅負的關鍵環節。  很多人都對“首套住宅按揭貸款利息”“子女教育”等或將逐漸被納入專項扣除項目甚為關注,尤其是“房貸利息抵個稅”,可以說是“房奴”期待的一大利好消息。  所謂房貸利息抵稅,是指在計征個人所得稅時,先將房貸產生的利息作為稅前減除項扣除,對扣除后的收入部分課以個人所得稅。也就是說,在計算個稅繳多少時,將房貸的利息部分先從收入中扣除。  但是,專項扣除在操作的時候存在一定的難度,比如是按家庭計征還是按個人計征等都面臨一些問題。“為了使這項改革能夠順利推進,一開始可以考慮不實行家庭扣除,還是按照個人來征收,這樣實施起來相對容易一些。子女教育實施起來問題不是特別大,難的是‘房貸利息抵個稅’,因為住房涉及的金額相對高一些,額度到底怎么確定,要經過詳細的測算。”張學誕建議。  財政部新設“個稅處”,  個稅改革提速  為適應稅制改革的推進,財政部的內部機構也在做相應的調整。  近期有報道稱,財政部稅政司所得稅處已經分拆為個人所得稅處和企業所得稅處,記者從財政部相關部門人士處證實了這個消息。但是截至記者發稿,財政部的網站上并未更新,稅政司下屬機構設置顯示的依然是“所得稅處”。  按照所得稅處公布的工作職責范圍,主要是負責擬定企業所得稅和個人所得稅稅制改革方案;負責提出企業所得稅和個人所得稅立法計劃等。  一位內部人士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財政部稅政司的所得稅處分拆為個人所得稅處和企業所得稅處,體現了個稅和企業所得稅的重要性,尤其是單獨設立個人所得稅處,意味著個人所得稅改革將提速,未來改革方向是轉向綜合稅制。  由于個稅改革異常復雜,前期的準備工作必不可少。據記者了解,在個人所得稅處沒有成立之前,從2014年開始,財政部稅政司已經成立了個稅改革小組,專門研究個稅分類與綜合相結合的征管辦法。2015年,財政部又組織了多名專家進行討論,并成立了包括經濟、法律、征管、稅制等方面人士的個稅改革專家組,主要針對個人所得稅的稅基、稅率,以及綜合征收范圍、征管技術等方面的內容進行研究,為個稅出臺方案做準備。兩年多來,包括專家和各方人士在內的多名人士對個稅改革方案進行討論,按照當初的改革進度安排,2017年個稅將立法。  時任財政部部長樓繼偉在今年全國兩會上曾公開表示,個稅改革方案已經提交國務院,計劃將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個人所得稅法的草案提交全國人大審議。  最新的消息是,媒體報道稱個稅改革方案有望在明年上半年出爐,這意味著個稅改革作為這一輪財稅改革的重頭戲,已經箭在弦上。“具體時間不好說,但肯定要比房地產稅出臺的時間靠前。”張學誕說。

    特別聲明: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造成任何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廣告
    廣告
    ©2019 m5彩票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带连线的
    上财毕业生赚钱吗 3d试机号后分析 重庆麻将单机版下载 彩票开奖燕赵排列七 双色球红球复式投注奖金计算表 彩票软件吧 华腾彩票大本营地址 围棋怎么下新手入门 GPK钱龙捕鱼打法 广东快乐10分连2组